首 页 >>最新播报
纪念我的哥哥王鲁军(组图)
2020-07-21 11:33:52
作者:黄坚、王海军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收藏】
E-mail推荐:
分享到:0
 

王鲁军

左起:王鲁军、二妹王红军、大妹王海军

王鲁军兄妹

右起:王鲁军、二妹王红军、大妹王海军、妻子虞琴(后来离异)

陈小鲁在教师节为30年教龄八中老教师赠送礼品,左一王鲁军。 (2)

王鲁军(前排左四)与中联部的发小们(摄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其中一半人都是育英校友

中共代表团1961年赴莫斯科参加会议,其中有:刘宁一、赵毅敏、姚溱、熊复、吴冷西、乔冠华.王力(左六)、康生、李鑫、胡绳等人

    红游爱国网北京2020年7月21日电(黄坚、王海军)

    黄坚:前言

    王鲁军是我们北京育英学校(原中直育英小学)第6届(1958年)毕业生。中学上的是北京八中。1964年高中毕业后留校任教,直到去世。文革中虽然他的父亲王力(与关锋、戚本禹)曾红极一时,但王鲁军一如既往,并未像个别人那样“偶尔露狰狞”。不久其父被抓,全家人的境况跌到谷底,而正因为王鲁军一贯的的本分低调他并未受到凌辱。如同许多育英老校友一样,尽管父辈曾经显赫一时(王家还是三代共产党人呢),他一生也就是个默默无闻、兢兢业业的平凡劳动者。

    我和王鲁军都是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的子弟,同是中直育英小学的校友,又是北京八中的校友,曾经住过对门。他是我们大院子弟的老大哥,记得从小他就带着我们,一到寒暑假早晨天没亮就得从木樨地跑到公主坟再折返,几乎天天都泡在篮球场,跟机关干部、警卫排的战士打比赛,跟各中直机关大院的孩子打比赛,团结在“王核心”周围,我们战无不胜。

    王鲁军老大哥的形象永远印记在我的心里:除了佩服他爱好运动表现出的那种力量和顽强,还有平易近人,豁达,甚至有点大大咧咧;通情达理;乐于助人;......。当然,我对他的爱抽烟这个嗜好很是不以为然,他的英年早逝可能和这个嗜好有关。

    王鲁军去世前一年终于找到育英小学同学并头一次参加了育英同学会的春节团拜会,但遗憾的是这也是他唯一的一次与老同学团聚。不过,王鲁军此生可能最感到欣慰的就是:老父亲在国内没人敢出版的遗著在八中老校友的帮助下终于在香港面世了,而且《王力反思录》连续数月成为销售排行榜的首位,开创了国内高级干部在海外出书解密文革的先例。

    我1997年应聘在八中从事校友联络工作,听到过一些老师和校友对他的褒扬和肯定,尤其是他指导学生填报高考志愿的经验老道。不过,我从他妹妹王海军的纪念回忆文章中才更多知道了他的坎坷生平,同时也非常认同王海军的最终评价:我哥哥王鲁军是个大好人! 

    (北京育英学校第9届校友 黄坚 2020.7.20)

    王海军:纪念我的哥哥王鲁军

    2014年5月1日,是我哥哥王鲁军10周年忌日。我、我妹妹和侄女王雪,侄女婿李志生一起去给我哥哥扫墓。当时,非常想写点什么纪念哥哥,竟也是感到千言万语难以落笔。最后只发了一个回来路上吃“五饼二鱼”的博文,以记录自己心灵深处的默默的思念。眼看着又要到五一了,说什么也得写点什么了。十多年的怀念之情是时候说一说了。

     一、哥哥的爱情

    (一)哥哥有点配不上虞琴

    咱也顺应潮流,先从哥哥的爱情聊起。哥哥高中毕业留在北京8中当了团委书记。他看上了本校的英语老师虞琴。从外貌上看,虞琴属于那种娇小玲珑的南方美女,不仅漂亮,气质也十分高雅。我哥哥则不够高大,也不够帅气。从学历上看,虞琴大学毕业,教外语。每月挣56元。我哥哥只是高中毕业留校。每月挣38.5元。高干子弟的光环本应提高一点我哥哥的身价,可是人家好像并不买账。准岳父叹曰:“你们是无产阶级!”不管怎样,他们开始恋爱了。

    (二)虞家蒙难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街上的红卫兵进佛学院宿舍,揪斗了佛学院教授虞愚老先生,虞琴也被揪去陪斗。接着,虞琴被8中关起来。有人去指着虞琴大骂:你这个狐狸精,缠着王力的儿子想干什么!把王鲁军的被子还给他!他们拿走了被子。

    这时,我正在北京火车站当红卫兵,维持秩序。哥哥带着他们学校出身好或出身不太坏的十几个老师去串联。我带他们从站里上了火车,就和他们一起走了。那时,老师是革命的对象,没有人尊重老师。跟他们一起串联,经常看到别人诧异的眼光。去完成都,看望了我姑姑,向我姑父要了一身军装,我就自己先回北京了。
后来,我下乡回京探亲时,在哥哥家翻箱倒柜,在床底下翻出了哥哥嫂子那时的情书,才知道他是看不下去虞琴被关、被斗,才躲出去串联的。这期间两个人的书信很多,哥哥表示对虞琴的坚定不移的爱,看得我直掉眼泪。可哥哥根本没跟家里说他有了女朋友,更别说请爸爸说句话,救救虞琴。哥哥就是这样一个老实、有点懦弱,但是待人诚心诚意的老好人。

    (三)我家又逢灭顶之灾

    最疯狂的一些日子过去了,虞老先生虽然还是“臭老九”、“反动学术权威”什么的,处境是好了一些,起码不再被关押,回家了。

    我父亲在家里十分民主,我们说什么都可以,甚至可以指责他。父亲总是笑眯眯地听我们说,可是从来不表态。我记忆中只有一次,父亲对我哥哥说:“主席说了,陈毅是个好同志,陈小鲁是个好娃娃。”(我哥哥是8中教师,陈小鲁是8中的学生。我在北京站时,也曾是陈小鲁麾下一兵。)

    我父亲不许我们打着他的旗号做任何事,也不许我们给他揽事。有时,这让我们很尴尬。工作上的事,他回家一个字也不说。直到后来,父亲倒台了。在那种一损俱损的疯狂的年代里,我们兄妹居然都幸运地都没有被整被斗被指责。我才明白,深知自己处于政治斗争漩涡中的父亲,采用了最聪明的保护家人的方法。

    父亲常常对我们说,搞政治就像走钢丝,稍有不慎,就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如果哪一天他出了问题,他让我们不要去找他以前的朋友、上级,老老实实地做一个普通老百姓。

    这一天来得这样快。我妈妈往钓鱼台打电话,铃还在响,却没有人接。接着就出现了大字报和许多的传言。没有任何人来和我们家属说点什么,我父亲就此没了音讯。这一年,我17岁,妹妹16岁。我们还不知其中的利害,没肝没肺、懵懵懂懂地面对着冷暖人间,炎凉世态。哥哥长我们几岁,已深知利害。你在台上,你就一切正确,完美无缺;你倒了台,你就不错也错,十恶不赦。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人倒台,株连九族。

    我哥哥觉得政治生命、工作、前途还有爱情,一切的一切全都完了,他找到虞琴,失声痛哭!他要忍痛和心爱的琴分手了。我不知道那时虞琴都说了什么,只知道她说不分手。还知道哥哥的准岳父说:我家出事时,鲁军对我们那么好;现在人家出事了,我们不能做不仁不义的事。(大意)

    (四)带着妹妹谈恋爱

    我哥哥从小学就一直住校。这天,我哥哥回家来,一本正经地对我妈妈说:“我想和你谈一谈。”我妈妈立刻变了脸色,眼巴巴地盯着哥哥,以为哥哥要和她划清界限。哥哥吞吞吐吐地吭哧了半天,才说清楚――他找了个女朋友。我妈妈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

    没过几天,还没等哥哥把女朋友带回家,我妈妈就被机关来人带走,关在南小楼隔离审查了。也就是说,我爸爸根本不知道我哥哥有了女朋友,我妈妈刚刚知道还没有见过准儿媳。

    那时,因为我爸爸出了问题,亲戚朋友都不敢上门了。有很多受了牵连也来不了了。平时亲切的叔叔阿姨,还有小伙伴,在大院里看到我们,远远地就转个弯躲开了。是啊,谁不怕受牵连呢?还常常有人往我家门缝里塞点着的乒乓球。就在这鬼也不上门的时候,哥哥带着虞琴来了。他们带我和妹妹出去玩,还给我们做好吃的。考虑到我们可能要下乡,还教我们做饭。

    我妈妈被关在南小楼,机关让我们给她送饭。我和妹妹都不会做饭,就去机关食堂打了饭送去。虞琴是福建人,特别会做饭,她常常来做一些好吃的让我们给妈妈送去。第一次送好吃的,被看守的叔叔训了一顿,说是给反革命、叛徒吃得这么好不行!后来我们就把好吃的放在下面,上面盖上米饭,再在上面放几片菜叶子。我们兴致勃勃地装饭盒,想象着妈妈吃到这些,肯定知道是虞琴做的,一定很欣慰吧。

    那段时间里,哥哥带我们去了天安门、颐和园、北海……看看照片,在父母都被囚禁的日子里,我和妹妹还能有那样的笑容,真得感谢哥哥,感谢虞琴啊!带着两个妹妹谈恋爱,也真是千古奇闻啊!

|<<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延安儿女联谊会等社会团体到老红军王定国同志家中吊唁(组图)
·下一篇:无
做健康文明的北京人(组图)
延安儿女联谊会等社会团体到老红军王定国同志家中吊唁(组图)
致社会各界、校友、家长的感谢信(图)
廖春林画抗疫情(组图)
廖春林画抗疫情(组图)
与战场烈士同垂不朽――缅怀亲爱的父亲丁明(组图)
育英学校校友促进教育基金会二十届理事会议(组图)
育英同学会2019年全年工作总结会议在北京育英学校航天校区召开(组图)
简讯――《祝福祖国》合唱联谊汇演在海淀区北部文化馆举行(组图)
育英学子赴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参观“祖国万岁”展(组图)
中直育英同学会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直育英同学会”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中直育英同学会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直育英同学会”。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js88@vip.sina.com